banner
《赌城往事之澳门风云》:赌王纷争(十七)
2019-03-12 09:3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据与霍芝庭同辈的吴湘衡先生讲述,在陈济棠治粤期间,霍芝庭光承办山铺票,个人获利达2000万元。霍氏是广东屈指可数的巨富,他在省港澳大造别墅,在香港的外国银行存有巨款,还在各地广设银号。霍芝庭在香港的身分是银行家,曾出任广东银行董事长。而他的儿子霍宝财因父亲与陈济棠的特殊关系,当上官办广东银行副行长。

  霍芝庭是广东赌商中以财交权,进而恃势敛财的典型。除了禁赌包公陈炯明,历届广东当政的军阀和政要都与他交往甚密,其中与陈济棠的关系尤其密切。陈济棠倒台,背叛陈济棠而起家的余汉谋主政广东,霍芝庭急惶惶去香港避风,都以为霍芝庭在广东没戏了。殊不知他没多久就与余汉谋搭上关系,进而与宋子文家族接上头。霍芝庭出资50万港币,让其儿子霍宝财与宋家包办广东省银行香港分行。宋子文只是挂名,实际主事的是霍宝财,上世纪50年代,霍宝财仍担任香港广东省银行总经理。

  追根溯源,澳门的赌商全部是来自广东。没有广东的赌界人士,就不会有澳门赌城的过去和今天。霍芝庭持有葡国国籍,澳门赌商多把霍芝庭当成本澳人士,惊奇地侧目霍氏在粤省长袖善舞,轰轰烈烈做出赫赫业绩。那时澳门的《大众报》、《朝阳日报》,都曾以这样的口气说:本澳著名捐商霍芝庭在粤省如何如何。

  霍氏曾在澳门经营过赌业,但相对他后来在广东的卓著功勋,纯属幼儿园的游戏。但他发达后,终于在澳门有过一次大动作,鼎助本澳赌商卢九、范洁朋、何土等,投得澳门赌场的专营权。

 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,犹如鳄鱼的嘴巴;霍氏还像一个赌徒,赢了一万,就会想到该赚十万。广东赌王霍芝庭,显然要比赌徒高出几筹。

  粤省大赌商霍芝庭与澳门有割不断的情缘,澳门的众赌商亦与霍芝庭多有交往。霍芝庭在广东赌界的赫赫业绩,在澳门赌界广为流传。澳门赌业的前辈和同辈多叫霍芝庭的乳名高佬裘。高佬裘在澳门有私邸,他每次回澳,一定得去本澳大殷商卢九的花园饮酒品茶。

  和霍芝庭一样,卢九也喜好结交大人物。他与孙中山有着不算太深太频、但省港澳人士人人皆知的交情。高佬裘倚财结交权贵,恃势牟财,势利性太强;卢九结交政要名士,似乎更多的是为求名。当然,名气逼人,求财也就更容易。

  卢九常去广州,亦少不得上裘府小酌。卢九熟悉高佬裘恃势牟利的种种底细,叹为观止。高佬裘常向卢九提出倚名生财的妙计,卢九则以得财靠运搪塞之。卢九的内心,不屑于高佬裘的急功近利。

  澳门当局在上世纪20年代中后期表示要对所有的赌种实行专利管理,深得赌客青睐的番摊、骰宝、牌九等,都将成为澳府的聚宝盆。

  卢九觉得自己在澳门赌坛的地位岌岌可危了,便想起老友鬼鬼(老朋友)霍芝庭。

  卢九就去广州找霍芝庭,高佬裘有胆有识、足智多谋,好几次危机,都被他化险为夷。

  在珠江上的潮州海鲜舫,卢九向高佬裘谈起澳门赌业的新情况。澳府准备对所有的赌式实行专营管理,但究竟是由一家赌商承办,还是分成几大类分别由众赌商竞投,竞投方式又如何,卢九一无所知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emaduo.com 版权所有